Selected Category: 摸魚兒 (86)

View Mode: Post List Post Summary

滄華曾想過許多賈戌不願意回來的理由,但萬萬沒想過這一環,所謂器兒,一開始就會被三界所棄,被餮面所附,不可能維持理智、不妄不貪,所過之處唯有死寂與絕望,又怎可能順利長大成人,甚至修成神尊,名動天下。

可仔細想來,若有位天尊一開始便不顧蒼生、投注自己全數修為保住一位饕餮器兒,要讓他長大成人,絕非毫無機會,如此說來,莫非乾曜天尊她……

Posted by dollnor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引用(0) 人氣()

容環冷冷扯起嘴角並未回答,滄華倒是緩了緩神色繼續說道:「軫宿轄屬爟翼家,眾事天庭不便插手,但饕餮向來是天庭全權處理,塗之山饕餮現世一事,雖是虛驚一場,天庭並未等閒視之,在軫宿各處及長望布兵仍有布兵。

在塔陣引發靈流動亂後,天庭此處將領已與爟翼家匯流,壓制住魔界來人,閣下愛惜部屬,您的一舉一動,都將牽連到他們的安危。」

Posted by dollnor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引用(0) 人氣()

電光火石間,燄蓮戰戟旋化成銀蓮,重重殺機直逼對手,其速之迅、其招之妙,讓揅碩與凇連連格檔更險狼狽,逐漸出現空隙;趁著這空子,容環反手一挑戰戟,直接重傷了揅碩神君。

再下一秒,凇神君也被傷重要害,鮮血浸染,銀戟光影立刻化為紅蓮;眼看兩人已起不到威脅,容環的身影由二合一,靜立於寶塔之上,眸中若有深意。

Posted by dollnor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引用(0) 人氣()

在賈戌與歾懽對峙之時,塔陣另一處是截然不同的狀況;揅碩以及凇在塔林間直追容環,不時發招以擋住其去勢;只見塔林間火光雷電、冰風怒催、急急撲向容環,想擋住他向前之勢,可是塔陣崩潰之勢依然不絕。

眼見此景,兩人心中一滯,他們雙雙聯手徒勞無功,除了令他們震驚之外,在自信上不啻亦是一種強烈打擊;作為主家世子神君,在能力上當然絕非平平,加上兩人熟識,搭檔聯手曾制衡住上神之輩,可是現下卻拿這魔人無可奈何。

Posted by dollnor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引用(0) 人氣()

那人凝視了塔林一會兒,便回轉頭來看向生生,生生見了那人的模樣又是吃了一驚;這人長得可真是……百般的好,身姿好、相貌也好,通身氣質看似悠然,卻帶著讓人難移目光的魅力。

生生見過無數天人天仙,世上貌美者無數,可和眼前這人一比,其他人似乎就少了點什麼味道;如此容姿,長到一個男人身上,可真是令人牙癢癢的。

Posted by dollnor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引用(0) 人氣()

無論外頭如何天搖地動,塔陣內卻是一片寧靜,金色陽光破開雲隙,無數寶塔正反相映,淡淡雲霧圍繞在旁,顯現出一幅不可思議的風景。

在一座較小的寶塔頂上,纖細的身影伴隨粉色彩緞飄飄而立,那正是生生;當時雖被靈流捲了進去,生生卻只驚慌了一下,靈流旋捲力道雖大,但總有個盡頭,只要能探查出周遭靈勢,隨勢而動,總能尋到出口。

Posted by dollnor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引用(0) 人氣()

「你們這些魔人究竟打了什麼主意!不快住手,莫怪我們無情!」爟翼家的仙長怒道。

因羅掏了掏耳朵說道:「你們天人真的很奇怪,要打就打,還要喊話,我已經說不讓你們過去了,你們不滿就打上來,我隨時奉陪!」

Posted by dollnor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引用(0) 人氣()

生生歪著腦袋,美目巴眨巴眨的望著屋內妝奩的鏡面,那鏡上沾著不知哪來的水霧一直未散,而有人就著霧氣在鏡上留言,上面隱隱約約浮現了幾個字:「錦翎無恙。」

生生眨了眨眼,確定自己沒看錯,滿心疑惑的想著究竟是誰留了這句,正打算找子勻來參詳,卻聽外頭隆隆聲響好不嚇人。

Posted by dollnor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引用(0) 人氣()

「要求百名天界墮魔之仙回歸天界,並開陽天道五城與其交流,未免也太荒唐了,此例一開,諸家會怎麼看待我們。」

在長望府衙之內,爟翼家一名仙長有些激動的對著揅碩神君說道,揅碩神君點點頭,執起三垣傳來的玉簡凝視了一會兒又放下。

Posted by dollnor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引用(0) 人氣()

「說什麼長望挹湖七塔天下無雙,我看也不怎麼樣嘛!」

碧波萬頃上,七座寶塔分立其上,那塔分別是三、五、七層左右各一,巍巍立於湖畔,唯一一座九層寶塔則位於湖心之中,這七座寶塔以琉璃為頂,欄楯無數,雕刻極為精美、幢幡彩華飄飄於外,懸掛無數瓔珞寶鈴,塔影在粼粼波光上倒映下,極為瑰麗華美。

Posted by dollnor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引用(0) 人氣()

錦翎所化之雀靜靜躺在滄華手上動也不動,滄華有些氣悶的將她捧於懷前,撫著她染血奄奄的羽翼,指尖所過之處淡淡金光閃爍,血跡漸漸消失,小雀原先有些冰冷的身軀也溫暖起來。

「還是你認為此次若率領眾人成攻擋住攻勢,回到天庭定能讓更多神君世子青眼有佳?錦翎天仙當真善謀能斷、名不虛傳,即便入主家為神君妻也不為過?」

Posted by dollnor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引用(0) 人氣()

滄華的口氣自然的彷彿就是在吩咐自家下人,對方當下立刻應了一聲,直到轉身正要施術傳訊時,才驚醒自己既不知道滄華身份,也不知道滄華打何主意,可他完全就無法抗拒滄華的話語。

不施仙澤、不展威壓卻能如此輕易指派人,思及此他汗如雨下,想著自己究竟該不該聽從滄華的吩咐,掙扎了一會兒,最後還是將訊息傳往對向。

Posted by dollnor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引用(0) 人氣()

雖底下暗流伏湧,但至少在檯面上,甌家叛亂息偃,長望城對外交通也慢慢恢復,但一時之間被截斷的索橋難以完全通行,在通往長望的橋邊,擠滿了等待來往進出的人。

「請問還要等多久這橋才能開放通行呢?」

Posted by dollnor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引用(0) 人氣()

聽到凇神君這樣回答,生生心中有些詫異,長望現下狀況複雜,以凇神君的立場與身份,自是有許多要事待辦;不過生生向來是能把握機會的少女,有了神君相助,尋找錦翎定是如虎添翼,當下她立刻回道:「感謝神君相助,救人如救火,事不宜遲,我們立刻就動身。」

生生才剛站起來,揅碩便伸手抓住了她的皓腕,生生望著揅碩緊握自己的那隻手,甩掉也不是,只能站在原處瞪著揅碩。

Posted by dollnor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引用(0) 人氣()

因對長望勢在必得,加上諸仙覬覦長望珍寶,甌家參與這次叛亂之人可說是傾巢而出,他們仗著自己是此地世家之人,並不認為魔界來人有能力反撲一局。

如之前礟繢神君所想,魔人到此是藉由特殊天時地利開了靈陣,後路已斷,想回魔界要費不少功夫,很難起而反撲甌家;但他們萬萬沒有想到,嫾奎等魔仙竟在他們毫無所覺之下來到天界,與容環率領之人合為一流,在他們毫無防備時完全控制亭點,長驅直入進到甌家本家之處。

Posted by dollnor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引用(0) 人氣()

瓿匜神君凌於城門之上,足踏雲彩背湧風暴,睥睨長望,城上的眾人立刻祭起法旗,以抗神威壓制;一時之間旌旗蔽空,屬於爟翼家的彩鳳翔天圖徽迎風揚展,颯颯作響。

瓿匜見狀,冷哼一聲托出玲瓏玉塔,手訣一捏,塔頂凝聚出萬丈雷光,只見那雷光如蛇向四面八方散開,凌厲往旌旗劈去;爟翼家的旗幟依序現出靈光與雷電相抗,但仍有不少燃起受損,城牆之上防守因而出現漏洞。

Posted by dollnor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引用(0) 人氣()

轟的一聲巨響由傳來,西方血光閃滅之後,殺伐之聲四起。

「甌家起攻靖波門,神君已破外城門,速速增援!」有人見那訊號之光大聲喊道,數隊匆匆往靖波門趕去,子勻卻依然閉目而立,動也不動。

Posted by dollnor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引用(0) 人氣()

生生與子勻的師父餘真仙有機算之能,在收養她們之時便為她們算過前緣今世,而後連連搖頭,這兩個孩子命中多難,劫數連連,定會在兩千歲前定會遭遇死劫,他希望這兩個孩子能避開劫難,便將冉丹小名喚為生生,而子勻的亦是將原名去掉剋命之邊,願她們一世平安。

可惜無論他多麼有心,生生和子勻都是從小不聽人話的主,就她們來說,多劫多難既然難避,不如迎上前去。

Posted by dollnor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引用(0) 人氣()

滄華的出現打亂了一切,縱使外貌截然不同,但他與明的個性著實相近,只是千年都過去了,自己是否混淆了記憶著實難說;追尋一個人千年未果,以至於遇到個性相似的人,便情不自禁以為是他。

當他難得認真喚她時,她就想飛奔至他懷中,就像當年那樣;錦翎心中澀然,找一個人這麼多年,最後自己究竟想要什麼,已經分不清了。

Posted by dollnor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引用(0) 人氣()

錦翎雖有戒備,依然被狠狠摔出去撞上山壁,她緊咬牙關,不讓嘴角溢出血絲,並勉力掙扎著起身;有些意外錦翎竟還有動彈之力,瓿匜神君冷冷挑眉,驟施威壓。

附近空氣彷彿凝結了起來,呼嘯甚烈的陣陣罡風詭異的停了下來,萬鈞之力由四面八方強壓直下,讓她動彈不得,在如此強大神威之下,甚至連運靈吐吶都有些勉強,更別說要使飛天之法。

Posted by dollnor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引用(0) 人氣()

高亢的緊戒嘯聲由遠處傳來,這是敵襲之音,錦翎方要開口調度,一道凌厲勁風狂捲而來,將她直接掃落崖邊。

錦翎即時穩住身形,反手射出幾只翼羽,翼羽帶著強大風壓破開來襲處的霧靄,頓時雲開霧散;就見雲海之上,有數道人影踩踏著翻雲蠶絲而來,身形隨風上下擺蕩,宛如浪裡翻滾。

Posted by dollnor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引用(0) 人氣()

罡風颯颯如刀,使得峭壁上寸草難生,靈霧滾動如巨浪,翻騰著之間的索橋起伏擺蕩,錦翎一身月白衣裳站在懸崖之邊,衣袖翻飛,彷彿隨時會乘風而去。

在她身邊十數人,面色凝重她,錦翎閉上了眼,冷冷道:「斷!」

Posted by dollnor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引用(0) 人氣()

「自己內心不靜豈可怪到我身上。」賈戌泰然說道。

滄華瞪著那盤棋好一會兒,才不甘心的說道:「再開一局。」

Posted by dollnor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引用(0) 人氣()

「你走之後這好幾千年來,我都沒有過足足一日休沐,這次本來怕事情棘手,離開前都交待好了,現下既知,接著幾日就讓青茨擋著。」滄華拈了一枚棋落下又說道:「現下他們是引魔人而叛反主家,這算陽天道內事,暫時我也無意出手。」

賈戌斂目坐下,拈起棋來與滄華對奕;天界雖有天帝共治,但九野各家體系龐大、勢力分明,表面雖一派和平,私下卻暗湧波濤,引魔人入天界不算小事,在三垣中的爟翼家卻似乎一點消息都沒收到,明顯彼此間有著中央和地方的角力。

Posted by dollnor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引用(0) 人氣()

她不願要與甌家上客有太多瓜葛,在此之後,與其相關之人能避便避開了,而容環也未曾再主動接近,現下卻讓甌家將她帶來;她猜不透他打什麼主意,但不知為何,自己並不害怕他。

「澤旦大人。」

Posted by dollnor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引用(0) 人氣()

容環也知道甌家的想法,因此語氣頗為挑釁,礟繢面露不喜之色,他身邊的從官見狀趕緊開口。

「聽聞大人您攻亭點之際,並未拿到多少寶物,長望位於軫宿最大靈脈融闕丘的精華之處,另有爟翼家的寶物庫房在此,您既遠道而來,神君不願意盟友空手而歸,因有如此提議。」

Posted by dollnor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引用(0) 人氣()

在雲霧繚繞的群山之間,斗栱飛簷傲視在陡峭山壁之上、玉柱雕欄鑲嵌著翡翠、瑪瑙等珠玉珍寶,樓閣亭榭與背後靈山,有著顧盼天下、傲視寰宇的氣勢,這樣在人間難得,帝王之家也罕見的建築,在天界只是軫宿甌家的一處別院罷了。

可惜即使是身處這樣的環境,池邊的美少年表情依舊難看。

Posted by dollnor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引用(0) 人氣()

車駕奔行了一陣子,生生遲遲聯絡不上錦翎,越來越著急,此時子勻蹙起了眉頭說道:「附近有血腥味。」

生生連忙讓人停下車來,與子勻一同往迷霧深處尋去,那裡有些凌亂的打鬥痕跡,草木俱倒、兩邊散躺著好幾具屍體,子勻沒有理會那些屍體,徑直往一處血跡走去,

Posted by dollnor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引用(0) 人氣()

那僕從眉清目秀,看起來頗為機靈,他回道:「主子說出去轉轉,並沒有說去哪。」

「聯絡的上他嗎?我們有急事要儘快離開,錦翎天仙交待,他得和我們一起走才行。」

Posted by dollnor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引用(0) 人氣()

子勻鎮定的點點頭,劍尖一挑便十分熟練的把那些人手上的儲物戒,袖子中的儲物袋統統捲了出來丟給生生,接著她說道:「這三個怎麼辦,這裡還是鞠析家,直接擺在這實在不好看。」

生生猛然想起奉悳的話,噯唷一聲道:「他們說要對錦翎下手!」

Posted by dollnor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引用(0) 人氣()

生生搬了一個凳子,坐在他們所住院落的小小庭院中,托腮看著滿天星斗,滿心糾結的想東想西,直到有人大喇喇的走進院子來,才打斷了她的思緒。

她很沒勁的抬起頭來,就見到與有點舊仇的奉悳上仙,領著兩名大概也是仙人的傢伙,用著看菜板上魚肉的表情看著她;簡言之,就是一種上下打量的目光,兼以等一下便要把她任意宰割的不懷好意表情。

Posted by dollnor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引用(0) 人氣()

「單拯身上也無致命傷,只是表面上被打得很慘。」

滄華應道,即便兩人在禁制中消耗了許多靈力,現下狀況不佳,但還不至於輕易被她們所傷;他們收斂神能,任由對方擺佈,只是想要試探對方用意罷了。

Posted by dollnor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引用(0) 人氣()

子勻的威勢讓那些孩子不敢不服,如有人恐懼,生生便出馬好言安慰,還讓子勻教眾人禁食後的吐吶之法,並找了個性溫和的孩子,把大家天賦紀錄起來。

在此同時,她故意用手法破了好幾次禁制,每次破了都不逃,讓警備疲於奔命卻找不出原因,最後一次她領了子勻和幾個比較靠得住的孩子,入禁準備好陷阱,再次故意破禁,等到外頭的人毫無戒心的來查看時,痛宰了他們一頓,然後大大方方領了所有孩子,利用諸位孩童天賦之能,穿越山陣揚長而去。

Posted by dollnor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引用(0) 人氣()

「猜測罷了。」賈戌道:「皋焌既然特別說會有亂,想必絕非小事。」

滄華點頭道:「也對,我該當和棐臬討論一下。」說完的同時,他突然臉色一變:「有其他人在禁制中。」

Posted by dollnor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引用(0) 人氣()

「你不會走走昏倒吧?」滄華很是輕挑的問道。

賈戌看打量了一下手中還有數節,頗具份量的糖藕道:「吃完了就不會。」

Posted by dollnor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引用(0) 人氣()

塗之山一隅的河谷靜寂無比,靈障如霧在寬闊的河畔漸起,在如血殘陽中,映出幾許不祥之氣。這附近本是禁區,外面設了障眼之術與禁制,一般人很難接近,滄華和賈戌的目的正是此處。

話說這件事棐臬本來要自己來的,發現禁制實際狀況後,滄華便說此事由他解決,讓棐臬挑人過來等他,他要以掛御之名與另一人處理此事。

Posted by dollnor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引用(0) 人氣()

賈戌告辭了生生和子勻,順利出了鞠析家,說起來他的身份既是意外安進來的「凡人」,管事的並不是很看重他是否留在府上,因此他堪稱是正大光明經過正常管道,從側邊小門被放離了鞠析府。

只是他才出門拐了幾個彎,走到小巷子中時,便有一個小廝打扮模樣的人,鬼鬼祟祟的從前方小巷轉了出來,與賈戌擦身而過時,突然出手如電的向他攻去。

Posted by dollnor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引用(0) 人氣()

淨蕖聽到此通身發軟,爟翼家怎麼可能不把饕餮當一回事,看錦翎的態度就知道了,她是三垣之中揅碩神君身邊的人,對於天庭之事,比他們這些地遠偏僻的小世家清楚多了。

她心意一定,立刻跪下道:「請聽我一句,切莫再任由甌家擺佈,我們在他們眼中不過是一只棋罷了,現下揅碩神君的從官在此,我們可請她向主家坦承此事,就算不能將功贖罪,至少……」

Posted by dollnor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引用(0) 人氣()

世家出身的玄冥帝如此大刀闊斧改革,可說是動搖了十數萬年世家根本,雖四大主家都有支持之人,此舉依然在天庭受到巨大的阻撓;直至有重臣以其驚人的修為與手段,狠戾大清天庭中反對人士,最後在三垣內反對勢力難成氣候,諸道各主家妥協,獻出一部分靈脈及多年深鎖之秘笈,黎塾終得以在各地成立。

即便天帝所統領之三垣風氣因此漸變,九野二十八宿中其餘上百個世家,卻不見得都能接受這種轉變,想他們過去高高在上,地位無可動搖,如今怎容的下自身利益受損,和常民平起平坐。

Posted by dollnor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引用(0) 人氣()

即使當下住滿了人,偌大的鞠析別府中某些角落依然是安靜近乎陰冷的,鞠析淨蕖領著兩名小婢,悠悠穿過長廊,往主廳走去,娟秀的臉蛋有些抑鬱的蒼白。

小婢為淨蕖拉開主廳大門後,請她進去之後,便關門退下,淨蕖對著坐在正位的鞠析顯,微微一福道:「家主。」

Posted by dollnor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引用(0) 人氣()

難不成生生繞了這麼大一圈,就是為了推銷自己的曲子?賈戌啞然將神識往玉簡中一探,發現這首曲名聽起來還像回事的曲子,調子卻意外簡單,而且生生竟然還有填詞。

雖然她剛才說什麼琴曲重意境,這詞填的似乎和意境有段距離,內容大抵上是一朵小花在春天溶冰之時,不知死活跑去薄冰上溜冰,結果冰層破裂被水沖走,差點回不了家的冒險故事。

Posted by dollnor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引用(0) 人氣()

他早就知道生生來了,但基於自己現在的身份,加上有設隔音結界,因此非要讓生生出聲,他才肯回應;而那隔音結界,也是他故意設成那樣會漏音的程度,畢竟若他真的把聲音隔得滴水不露,便很明白會顯現出他的修為比生生高,這樣豈不是就露餡了。

如果說這陣子與子勻和生生相處最大的困擾與樂趣,大概就是他時時刻刻得提醒自己,生生是一個極為敏銳的少女,心思七竅玲瓏難以捉摸,天真嬌俏、善良美麗與任性妄為、奸險狡詐這些形容詞,都可以貼切的放在她身上,為此他很多細節都特別小心,委婉應對,只要能唬弄過她,賈戌便會有小小的愉悅。

Posted by dollnor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引用(0) 人氣()

生生嘆了口氣:「真是如此,那人實是極為重情,不然哪會為了這點關係與那恐怖的饅頭為敵。」

子勻聳聳肩,表示她也不清楚,賈戌說話真假她是分不太出來,但真真假假、假假真真,有時又何必探究太深;她沒有懷疑過賈戌的居心,而他一直以來也未曾對她們不利,反而多次出手相助,她並無興趣追究對方是否謊話連篇。

Posted by dollnor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引用(0) 人氣()

萬象玲瓏球是容環所有的一樣罕見珍物,此玲瓏球共有三十六層,由堅硬難雕的彩碧製而成,每層球體根據彩碧顏色而有不同展現,三十六層是天界三十六處景色,那景色中又各有不一樣的故事,極為動人;除此之外,玲瓏球內有極為精緻術法蘊含,每層以不同方式轉動,便會顯現不同的故事風貌,喜怒哀樂盡在其中,雕刻栩栩如生,精緻且美,雖無實用性,但凡見到者,無不嘖嘖稱奇。

因羅的母親也有一顆玲瓏球,是用同樣的工法作成,因羅對那玲瓏球愛不釋手,恨不得蒐羅天下所有同工匠的作品,可恨的是,那工匠從不在自己作品上屬名,想收集其作品根本就是大海撈針;因此當因羅見到容環那顆三十六層玲瓏球後,無所不用其極的想要弄到手,可惜從未成功過。

Posted by dollnor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引用(0) 人氣()

生生腦袋轉了轉,而後想到,莫非這位蓮花哥哥,是在金玉殿堂迴廊中,礟繢神君身後的那群人其中之一?她當時雖稍微遮掩了容貌,這人卻依然能在她毫無所覺之下,把她看得一清二楚,現下又能輕易困住她,絕非普通角色,因此她立刻應對道。

「那是淨蕖小姐人好,我們到鞠析府上叨擾,恰巧是淨蕖小姐負責招待,說想去金玉殿堂看看,她便領了我們過去,也不嫌棄我們身份低,因為我們好奇神君的容貌,便幫忙引介了。」

Posted by dollnor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引用(0) 人氣()

話說生生被子勻打飛出去,又吃了一道雷,狼狽摔到湖裡面去,好在隨身帶著接雷的護心鏡,勉強算是安然無恙。

她和子勻自幼在一起長大,怎會不知道子勻的想法,若非真的無計可施,子勻不會這麼狠的直接把她打飛出去,可是子勻一人哪奈何的了皋焌?因此生生落水之後,非常努力想要泅水而出,哪知道怎麼游都到不了水面。

Posted by dollnor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引用(0) 人氣()

賈戌輕笑了幾聲,瑟蒔和滄華向來都不合,他在天庭時,瑟蒔不屑為滄華所用,滄華也不願低聲下氣求瑟蒔為自己辦事,為此賈戌一直感到遺憾,原來在他離開之後,兩人卻放下心結,攜手合作了嗎?世事之妙,的確讓人難以猜測。

另一方面,賈戌對瑟蒔有大恩,瑟蒔雖未曾言謝,但他絕非恩將仇報之人,滄華故意提到瑟蒔,便是告訴賈戌,無論過去發生什麼,現下天庭情勢已在兩人掌握之中,只要賈戌願意,隨時可以回來。

Posted by dollnor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引用(0) 人氣()

賈戌聽到那聲音,看起來淡然自若的俊美臉龐,非常不合形象的抽搐了一下,即便如此,他還是往那轎子的方向,緩緩落於地上。

皋焌本來是不想理會那莫名奇妙的來者,但看賈戌有所動作接近了地上那鐘,他自是不願讓賈戌帶走子勻,因此也踏上了地面,冷冷的看著轎內緩步而出的……孔雀?不,這人擁有神獸之息而非禽靈,就算打扮像孔雀,也絕對不是隻孔雀精。

Posted by dollnor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引用(0) 人氣()

在千鈞一髮之際,碰的一聲巨響,一樣東西從天而降密密將子勻罩住,擋下了皋焌不及收回之術能;同時間巨大的鐘鳴聲響徹,在群山間隆隆嗡鳴。

皋焌凝著臉,望著那只突如其來保住子勻的巨鐘,他剛剛雖勉強收了一半法能,但也足夠把個上仙打個半死,這只鐘幾乎把餘力全接下了,大抵上也能算個上神器,可丟神器的那傢伙……

Posted by dollnor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引用(0) 人氣()

生生本來正與子勻匆匆逃離現場,逃沒多久聽到背後巨響,她知道事態不妙,忍不住朝子勻悲憤大喊一聲:「你幹麼惹上個饅頭!」

為什麼是饅頭?子勻還來不及問這個問題,就發現附近雷雲擁動,當下毫不遲疑的奪去生生手上的音骨,一掌將生生拍飛出去;在此同時雷光劈至,接近她們的同時,卻一分為二,往子勻及生生的方向狠狠打上。

Posted by dollnor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引用(0) 人氣()

1 2